找不书,为你找,大头虾文学网找书真专家.不负你所找

拖延了几年,北飞路最终还是没有拆迁。

秦广林早从何妨嘴里得知了这个结果,没有丝毫意外,只是秦妈有些纠结。

拆吧,舍不得,不拆吧,又像失去了什么似的,心里空落落的。

“咱又不缺拆的那点钱,你好好住着就行了,等你搬过去我们那儿也留着这老房子不卖,留给你孙女,让她体会一下暴富的感觉。”

秦广林抱着安雅玩举高高,这样正好,免得何妨又看着钱太多给捐一半出去。

“不然还能怎么办,只能这样了。”秦妈惋惜,本来打算如果拆了就拿钱砸秦广林身上让他生二胎去,现在泡汤了。

说起来都怪那个房东,就秦广林以前在南飞路租房的那个胖房东,这几年就卡在她那儿了,一直没谈妥,现在人家干脆不拆了,连带着北飞路也一起遭殃。

“唉~”

“别唉了,抱着你孙女玩吧,我做饭去。”

何妨刚刚忽然来了灵感,侵占秦广林以前的画室,正在里面刷刷刷写她的,只能秦广林一个人钻进厨房忙活。

写的就这毛病,灵感一来,啪一下就放下手头事去搞。

“嘟嘟嘟……小雅咱们看电视。”

秦妈和安雅坐沙发上,回头望一眼画室的门,心里忽然就开朗了。

当初何妨第一次来的时候,她还琢磨着这俩人要是能成就好了……现在距离何妨第一次踏进家门已经过去差不多十年,早就已经成了一家人。

一个大作家,一个破画家,还求什么?满足了。

人不能太贪心,就像秦广林说的,就算他生个儿子出来,那儿子还得再生儿子,孙子还要再生儿子,五辈十辈,总有一天会只生个女儿出来,香火这东西,随缘续就好。

嗯,孙女很好。

秦妈自我安慰着,把孙子抛到脑后,开始琢磨安雅是不是该换新衣服了,现在小孩儿长得快,就算买大一点的也很快就不能穿了。

饭菜的香气很快弥漫出来,秦广林做好饭敲门喊何妨出来吃,何妨刚好写完一段,伸个懒腰出来就准备坐下开吃。

“洗手去!”

“哦……”

安雅都学会饭前洗干净手再去吃饭,反而这个当妈的越来越懒了……

秦广林腹诽着盛好饭,何妨洗完手出来,一家四口围着桌子解决午餐,电风扇吱呀吱呀转着,电视机里播放着不知名的综艺,嘉宾和主持在夸张大笑,笑声像鸭子一样,让小安雅感到惊奇。

“妈,现在又七月了,马上月底了……”秦广林吃着饭开口。

“怎么着,又出去外面外……外出取材?”秦妈听多了都学会这个词儿了。

“作家嘛,画家嘛,总要找些灵感的。”